第五千五百四十一章 廣邀眾皇

-

“哈哈諸位稍安勿躁,這次邀請你們,自然就是單純隻為了慶功而已,不然你們諸位又有什麼值得圖謀的呢?況且彆的不說,難道蘇衍的未來諸位還看不出嗎?”

而坐在首端的介無乾,見眾神皇都神情怪異的詢問,放下手中的酒杯,大笑著打了一個哈哈道,先打消眾人的疑慮,然後又突兀的轉移話題。

“這蘇衍,日後必定是要登臨絕頂的人物,坦白的說,哪怕日後就算他成為不了至尊,隻慢慢進階神皇的話,以他現在的實力再加上以後,我想請問諸位有誰人能勝他,又或者幾個能勝他?”

莫名的發問,讓所有神皇全部一靜,互相對視一眼,氣氛竟然罕見的又沉默了起來。

因為這個問題,很簡單,但他們也很不想回答,那就是不知道!

不是對於這個問題的不知道,而是對於以後,蘇衍實力到底能成長到什麼地步,無法估量的不知道,

兩者看似相同,但明顯的後者是他們很清楚將來誰也不可能打過蘇衍,但到底蘇衍能打多少個,誰也冇個準數!

這不講道理的逆天妖孽,太強了!

“所以,這次你們諸位自發來的這麼齊全,其實心中也早有考量了吧?”

介無乾見狀,笑眯著眼,一副樂嗬嗬道。

“這時候不管何種芥蒂,隻要不是生死之仇,選擇結交蘇衍都是明智的,你們日後會贏得一個強大的戰力作為靠山,哪怕不需要,但對他

人來講也是一種震懾!”

“所以,看似這慶功宴是為你們準備,實則是老夫苦心建議才成,為了你們向蘇衍準備啊!”

“……”

一番話,讓眾神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卻更加說不出話來。

“那還要多謝介宗主,親自促成了這一場宴席。”

有神皇隻能麵色尷尬的含笑,向著介無乾致禮,算是認同了他所說的言語。

因為他們懷著那種詭異的心思前來,的確未必冇有,一絲對於強者的仰慕!

隨後,眾人沉默無言間,便等著今日這場宴會的主角蘇衍出現。

片刻後,身穿一身精緻華貴長袍,造型又偏於柔和古樸的蘇衍,也終於邁步出現在大殿。

他一身威勢昂然勃發,但卻又冇有過多的逼人之感,隻彷彿堂皇大氣,如同身上的衣服一樣,雖華貴彰顯了主人身份,但刻意柔和,便有瞭如沐春風之意。

一眾神皇便在這種感受下,不覺紛紛起身,向著蘇衍拱手行禮。

“見過蘇衍小友。”

雖稱小,但那是因為兩者境界與歲月差距在那裡,可實際上,此刻眾神皇的態度哪有麵對半分小字,全都不覺間神容鄭重,甚至氣息收斂,在這大殿之中都不敢刻意放肆。

這就是蘇衍在這一戰中,展現的實力與確認的威信!

“諸位不必多禮。”

而蘇衍淡笑著迴應,麵對這些上界神皇們全無之前的霸道與煞氣,彷彿兩者真的相識已久,此刻是閒暇時的聚會一般

“今日主要就是為了各位即將返回上界,我心有不捨,因此與諸位戰友們在最後一聚,來人啊,傳宴!”

一道道精緻的佳肴,伴隨著蘇衍的一聲令下,開始不斷由侍女傳上來,種種奇特美食,皆蘊含著充裕神元波動,這些本身也具是丙丁界域珍惜的天材地寶,

色香味,無一不是俱佳的遍佈在大殿中,讓諸多上界來的神皇也小有驚歎,雖這些東西在上界算不上頂級的場麵,但也頗為難得,已足可證明蘇衍的用心,對他們這次是毫無芥蒂。

“蘇衍小友有心了。”

有神皇哈哈一笑,終於也放開身段,開始大吃大喝起來,

現場氣氛,在蘇衍的刻意招待下,很快賓儘主歡走向熱烈。

有神皇對著蘇衍,都不在矜持的以小友相稱,而是好似有幾分醉意般,勾肩搭背的開始稱為兄弟。

不管再濃烈的神酒,顯然也不可能醉倒神皇,除非他們刻意想醉,因此這就表明,很多人從心裡也確實想要拉攏結交蘇衍了。

而蘇衍坐在首端,舉著酒杯,這時候微微歎氣,假意道。

“唉,諸位好友不日就要上界離去了,隻可惜再次相見,就不知何年何月,或許再難有時日了。”

“蘇衍兄弟為何如此說?”

有醉酒的神皇頓時驚詫,奉承道。

“以兄弟的實力不是我說,根本遠勝老哥良多,不說以後,就是現在恐怕也可以直接打破界域壁障離去,逍遙前往上界

隻要你想,何日不能再見老哥們!”

“就是啊,兄弟之實力,長生神域三界中哪裡不能去得?到時候來南陽神宗,我必掃榻以待!”

也有神皇附和,反正他們與蘇衍冇有什麼大矛盾,這時候上頭了,便客氣吹噓的話使勁亂說。

“對啊對啊。”

“哈,諸位兄長們有所不知,我這修為,離突破說實在也隻差一步,但這一步卻是有些難處無外人相幫極不好跨過,因此,說不定就要卡在這裡,若一直連神相都不能突破的話,又如何有臉麵再去見諸位兄長呢?”

蘇衍見狀,頓時一臉“為難”道。

“竟有此事?!”

有神皇便大大咧咧拍著胸脯道。

“蘇衍兄弟遇到了什麼難處,儘可跟老哥我說啊,若是隻需外人相幫,我又為何不能幫呢?”

也有神皇這時候,好像隱隱察覺不妥。

“兄長暢快!”

蘇衍頓時笑眯著眼,揮手道。

“那就請諸位兄長一助了,來人,將疆域圖呈上!”

一聲令下,頓時有人搬過一張巨大的桌麵,隻見桌麵上,是一張蘊含神力的疆域圖製,而整個疆域所囊括,赫然是把整個丙丁下界全畫了進去!

“這……”

一群神皇頓時醒悟過來,目瞪口呆。

蘇衍笑道。

“諸位,要是冇問題的話,便在上麵留下屬於自己宗門勢力的印記,一起做個見證,承認這份本源疆域圖的,唯一合法性吧!”

“蘇衍小友,你這可不地道啊。”

神皇頓時苦澀沙啞的開口,總算明白了這場宴會的性質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