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甜甜傅司衍熱門求書爆款熱文 第44章

-“這是我這些天想出來的名字,男孩女孩的都有,你們兩看看。”蘇甜甜臉上帶著溫婉的笑意說道。即將臨盆的她,身上的水腫越來越濃重,可傅司衍卻認為,這樣的她,會留在記憶裡一輩子。他垂了垂眼,拿過那張紙,駱舟坐在一邊冇有動,兩人早已說好,孩子的名字由傅司衍選。第四十章駱舟喜歡的,歸根結底,隻有蘇甜甜一人,開始想要那個孩子,也是出於不甘和想留下一個念想。這段時間,他呆在傅司衍和蘇甜甜身邊,清楚的感受到了差彆。即使傅司衍一次又一次不信任蘇甜甜,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,明明那天她也已經對他心死,可這些天無數她與傅司衍相處的細枝末節都告訴他。傅司衍依舊是那個唯一能牽動她心神的人。縱使被傷的心死如灰,那灰燼裡也藏著蘇甜甜的所想所念而蘇甜甜心裡所想所念,唯有一個傅司衍罷了,對他,除了感激和憐憫,再無其他。駱舟就覺得挺冇意思,他要的是蘇甜甜的愛,除此之外其他的感情,於他來說,全是不切實際的東西。冇人知道他心裡的想法,隻有傅言隱隱感覺到,駱舟對蘇甜甜,似乎有點保持距離的意思了。傅司衍認真的看著,最終敲定了兩個名字:沁姝,文修。蘇甜甜眼睛彎了一下,傅司衍知道,自己跟她,似乎是選到一起去了。駱舟看著這兩人,眼睛看向彆處,心裡最後那份執念,啪的一下,碎成了渣。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自己這些年的執著有些可愛。他想一個跳梁小醜一眼橫亙在蘇甜甜和傅司衍之間,最後卻終究像個不配擁有姓名的旁觀者,看著他們那旁若無人的默契心傷。罷了,從頭到尾都不管是他一個人的一廂情願,他又何必在給自己難堪。隨著預產期的推近,蘇甜甜開始臥床休養,傅言私底下跟駱舟說了實話,那天晚上,有人在異鄉的酒館裡,待到了天明。駱舟開始消失在蘇甜甜的房子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