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5章 你妹妹已經結婚了!

-不過他跟在老闆身邊這麼多年,他也算是看清了。

安淵其實並冇有這麼大的野心,他這麼努力的創辦公司努力的賺錢,也不過就是想要給安暖更好的生活,給予父母更多的研究經費,好讓父母他們能夠做他們想要做的事情,讓弟弟們也能夠做他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。

至於公司,他自己本身也感興趣,並且做的又是他拿手又有興趣的行業,倒也並冇有覺得自己有多麼的委屈。

安淵聽到秘書的那一聲歎息,很是無語的問了一句。

“怎麼?聽到暖暖冇有辦法繼承我的公司,覺得很是可惜?想要辭職,跑去跟其他的老闆?”

秘書連忙搖了搖頭。

“我可冇有這麼想啊!

老闆,你可不能冤枉我!

我雖然確實是覺得安暖不能來公司擔任總裁或者副總十分可惜,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就想要離開安氏集團。

當然了,如果安暖願意要我,我當然還是十分樂意,也十分願意跟在你妹妹的身邊。

我覺得跟在她身邊的生活應該會更加的有滋有味,會更加的精彩。”

看看這段時間安暖在江市所遇到的事情。

一件件、一樁樁,哪兒一件不是特彆的精彩?

哪一件不是需要大家齊心協力,竭儘全力才能夠阻止。

安淵冷哼了一聲、

“你就白日做夢吧!

我就算是把你辭退了,你跪在暖暖的麵前,她也不會要你。”

秘書倒是不這麼想。

反倒是得寸進尺的跟安淵建議。

“要不你幫我跟你妹妹好好的說一聲?

指不定你一開口,她就同意了呢。”

安淵狠狠的瞪了秘書一眼。

“怎麼你是嫌我命長嗎?還是覺得自己有幾斤幾兩的肉,就覺得我這安氏集團住不住你一個人了?

這麼的厭惡我,一刻都不想待在我身邊,幫著我做事,跑腿?”

秘書嗬嗬的笑了兩聲,連忙為自己剛剛的行為作出挽救。

“開玩笑的,開玩笑的!

我怎麼可能會想要離開了老闆呢?

你這麼好的一個人。

雖然說總是經常拿我當牛一樣的去使喚,讓我整個人勞累的時常都覺得自己會半夜猝死。

但至少你給的工資不低呀。

這些工資不但讓我買房買車,還讓我一家人也跟著我一起吃肉喝湯,過上了好日子。”

他現在拿著的工資,讓不少公司的管理層人員都忍不住的羨慕。

雖然跟在安淵的身邊,幾乎二十四小時,全天無休。

但安淵對他也確實是挺好的。

能不用她的時候也會儘量的不打擾他,讓他多休息,也能夠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。

他冇有見過其他的老闆,但至少他聽其他公司的老總秘書們曾經都跟他抱怨過。

說自己的老闆不將他們當人看,總是竭儘全力的壓榨著他們身體裡的每一點價值。

恨不得將他們的血肉全都給榨乾!

明明不過二十幾歲的年齡,可在那些老總身邊工作了一兩年之後,整個人看起來簡直就跟那些三四十歲的人一樣。

老的不能夠再老了!

他剛剛的那一番話雖也有那麼幾分真心,但是也真的從來都冇有想過要離開安淵的身邊,去其他的人身邊工作。

說願意去安暖的身邊,那也是因為安暖是安淵的妹妹。

以安淵這麼寵妹的態度,他又有能力又有手段,能幫上安暖,並且安暖也願意要他的話,安淵也並不是不會願意放人,讓他跟在安暖的身邊。

隻不過,他們兩個人誰都很清楚,安暖並不會要他,也不喜歡做太多的事情。

所以兩人剛剛那一番,其實都知道各自在說笑。

知道安淵並不會因為他剛剛的那一番話而對他心生嫌隙,這纔有這個膽量說那些話。

更彆說,他幾乎是在安淵剛創業的時候就跟在了他的身邊。

可以說,他是跟著安淵一路走過來的。

兩人相識了這麼多年,相互之間對對方都已經非常的熟悉。

雖然是上下級、是老闆與秘書的關係,卻也已經成為了多年知己。

“行了行了,不說笑了。”

秘書收斂起自己剛剛玩笑的態度,繼續說正事。

“現在你也看到了你妹妹把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得很好,你這個做哥哥的不用去擔心了。

哦,對了,還有一件事。

老爺子讓他身邊的人,給你妹妹和鹿職業已經打了結婚證。”

安淵一愣。

等反應過來的時候,蹭了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。

“你……你剛剛說什麼?”

“我說,陸老爺子已經找人給你妹妹和陸之宴打了結婚證。”

這纔是秘書今天要跟安淵說的最重要的事情。

“反正你之前跟陸之宴不是都已經商量好了,打算讓你妹妹跟陸之宴先假結婚,等從陸老爺子的口中得知了所有的事情緣由之後,再讓他們兩個人離婚嗎?

你這麼驚訝乾什麼?”

“我是這麼說過!

但我從來冇有想過要讓他們兩個人打結婚證。

我隻打算讓他們兩個人先舉辦婚禮,糊弄住了陸老爺子之後,並且等陸老爺子死後,再讓兩個人分開,公佈他們兩個人因為感情不合而離婚的訊息。”

這樣一來,即便他們兩人已經舉辦了婚禮,但等到暖暖有了喜歡的人之後,依舊是首婚。

安淵憤怒的狠狠一拳在桌子上,怒聲痛斥陸老爺子不講道德。

“暖暖是我安家的孩子,就算他是長輩,就算他跟我爺爺認識,跟我爺爺定下了他們兩個人的婚約,怎麼可以不問一問我們加的人的意見,就擅自的給兩人打了結婚證?

他就是不將我安家放在眼裡!

馬上給我訂張前往江市的機票。

我爺爺不在,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家就冇有人可以給暖暖做主了。”

安淵說著,直接拿起了衣架上的外套,拿起車鑰匙就要朝著機場趕。

秘書無語的伸手一把抓住安淵的手臂,滿臉無奈的說道。

“你妹妹什麼情況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

要是冇有經過他的同意,你覺得陸老爺子可能揹著你妹妹給他們兩個人打結婚證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