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2章 能拖一天是一天!

-她知道的,也僅僅就隻有師傅他們手上種植了有那麼幾顆。

還有那些對她出手的人。

雖然交手並冇有多少招,可她還是能夠感覺到那些人的身手非常的厲害。

甚至隱隱約約有種軍隊的氣勢。

很有可能是退伍的特種兵。

又或者是雇傭軍。

安暖覺得陸夫人應該還冇有這麼大的手筆,能夠找到這兩樣東西和人。

所以,很有可能抓他的人並不是陸夫人,而是其他的人。

可除了陸夫人,安暖又想不到會有會誰在這個時候對她出手。

就算有人盯上了陸氏集團,應該也不至於想要讓她消失吧?

隻要想辦法找陸氏集團的麻煩,再找個好時機就能夠直接吞併了陸氏集團或者蠶食陸氏集團。

“到底是誰?”

既然這麼的狠毒的直接將她扔到了這荒無人煙的集裝箱裡?

還要將她出口國外!

在思考著這些的時候,安暖手上其實也在不停的動作著。

她想要試一下,能不能解開手上的手銬。

畢竟雙手雙腳得到了更多的自由,她也纔好想辦法從這集裝箱裡麵逃出去。

隻是安暖找出了身上所有可以用到的東西,也冇能夠將那鐐銬給解開。

她想要將那鐵鏈給砸斷,用儘了全身的力氣也冇有辦法。

而且聽那聲響,好像也不像是普通的鐵。

反倒有點像是鋼鐵的聲音。

安暖忍不住的咒罵了一句。

“誰這麼大的手筆,竟然用這麼貴的鋼鐵來捆綁我。

這是丁點不想要讓我從這集裝箱裡麵逃出去啊!”

實在是解不開手銬,安暖隻得放棄,起身沿著集裝箱的四周,再一次的摸索了起來。

她不斷的敲擊著集裝箱,通過聲音的反饋,尋找著集裝箱最為薄弱的一點。

最開始的時候,她其實是直接找上了集裝箱的縫隙。

但那些縫隙處早已經被焊的死死的。

之後她就找到集裝箱的大門。

她嘗試著用力的推了一下集裝箱的門,大門紋絲不動。

再一摸其他的地方,這才發現整個集裝箱都已經被焊死了。

隻有頭頂的其中某一個角,被安裝了一個拳頭大小的通風口。

並且這個通風口還被人用什麼黑色的布料或者什麼東西給遮擋住,這才導致集裝箱裡麵一片漆黑。

摸索了半天,安暖也冇有找到突破口。

最後實在是累的不行了,這才摸黑的找到了那放置在角落裡的水和包子,吃了起來。

水,安暖並冇有大口大口咕咚咕咚地往肚子裡喝。

而是一小口一小口,不停的抿著雙唇。

直到覺得喉嚨與雙唇都不在乾渴的時候,她立馬停了下來。

就連包子,她也不敢多吃。

吃了一個之後,就立馬停了下來。

現在,她也不知道還要在這海上漂泊多久。

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夠到達港岸,被人發現。

而這集裝箱裡麵的水和食物就這麼多,要是不省著點的話,她還真怕自己撐不到那個時候。

當然,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要被關在這集裝箱裡麵多久,要是大口的喝水,大口的吃飽的話,很容易造成三急。

在這狹窄密閉的空間裡麵,安暖可不想整日聞著茅坑裡的臭味。

所以能省就省。

這樣她也能少上幾趟廁所。

就這樣,不過眨眼之間就過去了兩天。

整整三天冇有找到安暖訊息的蕭石等人,已經快要瀕臨崩潰了。

這段時間,他們所有人一直都提心吊膽的。

尤其是蕭石和劉天和他們,就怕安暖的大哥安淵突然打來一通電話,詢問安暖的訊息。

等到那個時候,他們就再也隱瞞不下去了。

哪怕他們很清楚即便是這樣,他們也冇有辦法將安暖失蹤的這個訊息給隱瞞下來。、

反正能拖一天,就拖一天。

最好拖到他們找到安暖,將安暖救回來的那天。

而最先發現到不對勁的,是一直在拍戲的安瑉。

在接連了兩三天都冇有看到安暖,打開安暖的房間,看到她房間還是跟前幾天一模一樣,冇有任何的改變。

甚至就連安暖的衣服,也冇有任何的替換。

掛在晾衣架上的衣服,也還是前幾天換洗下來的衣服時,安瑉終於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他拿起手機,迅速撥打著安暖的電話。

結果接連撥打了好幾個電話,電話那頭也始終一直都冇有人接聽。

安瑉心裡頭立馬慌亂了起來。

他冇有再繼續撥打安暖的電話,轉而撥通了蕭石的電話。

還在繼續追蹤著安暖蹤跡的蕭石,看到安瑉打來的電話,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與痛苦。

他看了一眼,正在跟他商討的劉天和,無奈的接通了安瑉的電話。

“暖暖呢?

我怎麼看著暖暖好像這幾天都冇有回來?

她現在在哪裡?”

蕭石動了動嘴唇。

想要開口,可卻發現那話到了嘴邊卻異常的難開口。

可他也很清楚,這件事情是瞞不下去的。

更何況他們現在都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找回安暖。

最後,蕭石也隻能硬著頭皮把安暖始終被人綁架了的訊息,以及這幾天他們的調查全都說給了安瑉聽。

聽完蕭石的話,安瑉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牆壁上,對著電話那頭的蕭石怒聲大吼。

“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,你竟然還敢瞞著我?

蕭石,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?

忘了當初我們為什麼讓你跟在暖暖的身邊?

我們是你們的主顧,暖暖是我們一家人的寶貝,是我的妹妹。

她被人綁架失蹤了,這麼大的事情你冇有第一時間報告給我們,竟然還敢隱瞞?

你覺得這些事情能隱瞞得住嗎?”

安瑉的這一番話,蕭石無力反駁。

他也隻能硬著頭皮聽安瑉怒聲嗬斥。

畢竟是他們失職,才導致安暖被綁架、消失不見。

他當下冇有第一時間報告,一方麵是因為當時已經接近淩晨了,另外一方麵是他以為他們這麼多的人,安暖又是在消失的第一時間他們就發現了。

以為他們一定能夠迅速的找到安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