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檀兒宴少琛熱門小說良心推薦 第79章

-”會把我的衣服脫掉,把手放在我左心口的位置,告訴我,那裡,隻能有他一個人。可所有人都知道,薑檀兒冇救了,薑檀兒好像再也無法回到以前正常的狀況了。一個男人的死把她徹底逼瘋了。可東方徹偏偏不放棄,他說,曾經我的孩子流產,我冇有瘋。我爸爸死掉,我媽媽那麼殘暴的對我,我冇有瘋。怎麼一個無關緊要冇有絲毫血緣關係的宴少琛死了,我就會瘋?他不信。我躺在床上,又是一個晚上,眼睛無神地望著天花板,我的床前留了一盞照明的小燈。落地窗簾冇有拉住,月光泄入我的房間裡,我歪頭看了看,那個月牙兒彎彎的,遠冇有法國時的大。門被推開,一個男人走了進來。他去浴室洗了澡,之後,上了我睡著的床。他的頭髮還濕著,有些水珠落到我的臉上,滑到我的脖頸裡,很癢。我依舊呆滯著目光,望著窗外的月光。“小雅,我等不了了,把你給我。”我不明白,不明白這個每天晚上抱著我睡的男人說把我給他是什麼意思。他手伸到我的睡衣上,一點一點脫去我的衣服,讓我赤著身子裸露在他麵前。他吻上我的耳垂,我的脖頸,我的胸口,手指觸到我最私密的地方。我突然想起一個人曾經對我說的話:“薑檀兒,以後隻能我一個人上你,記住冇?”所以,我的右手習慣性地抬起,啪一聲就打到了吻著我的男人的臉上。他似乎愣了愣,想要發火,但看著我麻木呆笨的表情,就泄了氣。“薑檀兒,你真是把我所有的耐心都磨光了,如果你再不好,我會把你丟到精神病院。”我推開他的身子,翻了個身,背對著他,安靜睡去。他在我迷迷糊糊睡著的時候,自言自語了很久。他說,他的父親在他六歲那年就離開他了,母親也在幾年後精神失常,他少年成孤,這麼多年的奮鬥一直冇人理解陪伴。他恨我,恨我父親,他想要把楚家人都殺之而後快。可偏偏,這樣一個仇人家的女兒就入了他的眼。當他親自把我的孩子踩掉後,他就開始後悔。他會想起,在他為數不多的回家的日子裡,我會站在床邊守著他,整夜看著,一直到他離開。我會在他不經意的碰了碰我後,就能開心一整天,會和傭人炫耀,和花瓶炫耀,和地板炫耀。他也懷念,那個為了他不顧一切,趕走他身邊所有曖昧情人的薑檀兒。從來冇有一個人想要這樣固執倔強地守著他。他說,被薑檀兒愛上的人都很幸運。他在那裡說著,我聽不懂,可不知為何,眼裡就是不斷地流出淚來,心裡是止不住的痠疼。我好像把自己所有的好都給了不該給的一個人,而另一個人,卻把他所有的好給了我。第三十八章擊斃第二天,傭人說有個女人想要見我。之後,一個長相英氣的女人走了進來。她整個人會給人一種颯爽利落的感覺,她紮著長馬尾,步伐矯健。她走進來的時候,我正坐在地板上抬著頭閉著眼曬陽光。窗外春光灑入,鳥兒嘰嘰喳喳,東方徹在外麵給我種植了偌大的花田,五顏六色的名貴花種裡,屬那片紫色最耀眼。“薑檀兒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