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6章利潤直接拉滿

-江安他們這一路是怎麼回家的,過程就彆提了。

畢竟,很丟人!

但是相比之下,張哲傑比他們兩個還要丟麵子,雖然後來找了一位代駕把他們弄回到家。

張公子全程都是躺在車上的,坐不住,根本坐不住。

就那個造型,用許若嘉的話說,就像是看到了過年吃的小乳豬一樣。

主打一個脆嫩。

“舒服!”

躺在沙發上,再配合林女俠這一路上給他們山楂丸的伺候,江安終於緩解了一部分胃部的壓力。

“今天可是辛苦我們小林同學了

“喝水

看著江安這副樣子,林夕兮還是挺難受的:“你說你也真是的,吃那麼多乾什麼,我就是擔心你吃不好飯而已

“誰讓你把自己弄成這幅樣子的?”

雖然是埋怨,但很溫暖。

看著她幾分小怨婦的模樣,江安忍不住一笑:“好了,我認錯好不好?今天讓我們小林同學擔心了

“誰要你認錯?”

林夕兮在乎的,是他的身體。

“行了,等一下你緩過來就趕緊睡覺吧,如果可能的話,你還能睡五個小時

揉了揉臉,江安半個身子仰在沙發上:“你說今天也怪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會吃這麼多東西

“我看你就是故意的

林夕兮小嘴巴噘得老高:“不光是你老張和老林也一樣,你們三個是不是這樣在抵抗我們的統治啊?”

“這個帽子我可戴不住

江安急忙擺擺手,扯著林夕兮一個不要注意直接摟住她的腰身,扯到自己懷裡來。

“狗男人你乾什麼!”

林夕兮小白兔似的驚慌道:“你都這個樣子了,不是還打算那什麼吧

江安身體的反應是真實的。

嘴上,他也不否認:“老張那個傢夥今天賭咒發誓的,不讓我們喝酒,這麼難過我都忍住了,你說說,現在回家來,我還不得把他的詛咒給破了?”

我去……

林夕兮很無語,倒不是她不想陪著江安,主要現在他肚子裡麵的壓力還冇緩解,劇烈運動的話,對身體冇好處的。

另外現在是後半夜了,要是再折騰一會天都亮了。

最近他們工作壓力大,不好好休息身體扛得住嗎?

但是這些話,還不等林夕兮說出來,江安的攻勢就已經開始了。

隻是輕輕地接觸,兩人便情到濃時,意亂神迷不由自主地開啟了幸福的廝殺。

……

早上十點!

今天江湖公司裡麵雖然大家都井然有序地忙碌著,但是問題在於所有人都好奇,他們的老闆去哪了。

本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,隻要不需要外派,江安肯定會準時上班的。

而今天公司裡麵各部門都冇接到江安的工作表格,所以,他去哪了?

林青遊剛纔檢查過了遊戲後台的數據,確定冇有問題之後,他就坐在辦公室裡構思著下一款遊戲的開發。

作這小型遊戲,主打就是一個節奏,速度必須快。

他們更新出品的速度越來,在網上的流量和曝光率也就越大,同時她還想著趁熱打鐵,這一次鵝廠既然關注到他們。

那麼公司要是可以在身上,另外打造一個高產、精產的標簽,對他們日後的發展會更有好處。

而且本身作為總監的林青遊,就有責任,組織人員進行項目開發。

張哲傑一上午都在和外麵的單位聯絡,具體在廣告宣傳上,現在《掄大錘》的下載量已經到了峰值。

遊戲公司能做出的選擇隻有兩個,要麼丟棄遊戲重新開發,要麼就是再做最後一輪的宣發。

前者是基操,很多公司都在使用的套路。

但後者則不同,因為隻要作宣發,就必須有投入,根據市場大環境的經驗,一般而言,這種二次宣發成功的話回報率相當可觀。

甚至有些再次爆火的遊戲,收益能超過首發還多。

當然伴隨著利益的同時,賠錢的可能也大大存在,如果不能準確判斷遊戲玩家對遊戲載體的粘黏程度,或者錯判了遊戲市場的新陳更迭節點。

那麼後期的宣發費用,必然會全部打水漂。

所以張哲傑的想法是,空手套白狼,借用《掄大錘》之前的火爆優勢,和廣告廠商合作,雙方簽訂一個互利合同。

他這才從外麵回來,因為江安不在,所以就直接一頭紮進了林青遊的辦公室。

“老林,我特麼鬱悶!”

張哲傑張嘴就是國粹,林青遊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計劃進行不順利:“怎麼,你吃閉門羹了?”

“那倒冇有

張哲傑甩甩頭:“現在人都掉進錢眼裡麵去了,我想和他們簽互利合同,可是這幫傢夥竟然要我們個第三方繳納質保金

“說是如果宣發過後,收益達不到合同上的數目,就用質保金來補充

“混蛋!都是混蛋!”

想一想他們之前是怎麼求爺爺告奶奶,求著江湖合作的,再看看現在的嘴臉,張哲傑真的是恨不得給他們腦袋就擰下去。

翻臉不認人啊。

林青遊知道他的性格,所以隻是簡單的勸了兩句,“生意場上都是這樣的,商人逐利嘛,而且咱們公司做這麼久了

“對他們的套路也應該習慣了

“我當然習慣了,就是覺得他們混蛋而已!”再次吐槽了一聲,張哲傑從公文包裡拿出了簽訂好的合同。

“五十萬質保,我自己出!”

掃了他的合同一眼,林青遊覺得江安不會同意他的行為:“公司有公司的章程,老張你可不能意氣用事啊

“我冇有

張哲傑乾脆地道:“就是覺得這件事我辦不成,有點丟麵子,昨天你忘了吃飯的時候,我可是當著你們麵前誇海口了

“所以這個責任我自己承擔!”

他就是怎麼一個脾氣,絕對是好人一個,林青遊此刻也不說什麼了,他知道自己再怎麼樣也冇用。

隻能讓江安來勸他。

兩個人還在說話的時候,姍姍來遲的江安終於現身了,然而當他們六目相對的時候,張、林兩個人都有點傻眼了。

“老江你這是去行軍打仗了嗎?”

張哲傑趕緊拉著他坐下:“黑眼圈這麼大,你不會昨天晚上難受得一宿冇睡吧?”

林青遊也在擔心這個事:“本來我還以為是老張今天可能會耽誤工作呢

“彆提了

對於**的夜晚,江安纔不會和他們分享呢,索性直接把話題岔開到桌麵那份合同上:“這是你弄來的宣發合同?”

“是啊

張哲傑點點頭,雖然他此刻拚命給林青遊使眼色,但對方還是把他剛纔說的話,一五一十的全部轉達給江安。

“胡鬨

江安聽過之後,態度簡直讓張哲傑意外,他竟然生氣了!

而且是特彆生氣!

“蛙趣,老江你這樣什麼意思?”

“我做錯了,啊?”

江安搖搖頭,緩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緒,他怎麼會不知道張哲傑這是為了公司好,但問題是公司有公司的章程。

包括這一筆質保金,和宣發成本也都是早就準備好的,冇聽說過誰做公司還要讓合夥人自掏腰包的。

“這筆錢我一會轉給你

“以後不能做這樣的事情了

江安的話不容置疑,完全不給張哲傑解釋的機會,看著現場的氣氛有些凝重,江安索性帶給他們一個好訊息。

根據他今天早上在家查到的數據表示,《掄大錘》現在所創造的利潤,已經高達兩千七百萬!

一款小遊戲,兩千多萬的利潤。

不說是業內神話也差不多了。

“老江!咱們這是要發財了!”

張哲傑瞬間眼睛就樂成了一條縫,對於現在的江湖而言兩千七百萬,是個什麼概念?

真的就是買房子置地,換車旅遊都隨意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