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青槐謝玉辰爆款熱文 第54章

-姑與六皇子的關聯。這不僅僅是她和段景珩之間的交情,更是牽扯巨大的勢力之爭了。因此,段景珩疏遠她纔是對的。這些其實給多些時間,季青槐或許明日一早自己也能想通。她冇想到段景珩會特意過來解釋。“我知道了,我不怪你的。”“你身上有傷,還特意過來,不怕被人知道?”大抵是看出季青槐的神色是真的冇有生氣了。段景珩的神色也輕鬆不少,他勾了笑:“無妨的,來見你,總歸是要風雨無阻的。”“你又來貧嘴了。”季青槐無奈看他。段景珩輕哼:“哪裡是貧嘴,我可是真心的,再說,日後我白日裡不能再跟以前一樣光明正大見你了,就隻能偷偷摸摸來見你了。”聽他這意思……季青槐神色大為詫異:“你不會以後都要暗地裡來找我吧?”“有何不可?”段景珩目光無辜又炙熱,含了幾分調笑。“畢竟我之前信中可說了,要對你以身相許的。”第32章有時候,季青槐真是對他這種玩笑實在是無可奈何。若非她深知他秉性。怕是要被他這副模樣騙了無數回了。“你之前還說要回答我的問題呢!”季青槐懶得理他。段景珩一愣,記起來,隨即歎口氣坦白:“你說我第一次認出你來的事?還記著呢?我那時是在季貴妃那裡見過你的畫像,當時便認了出來,但我從未有心接近你,那次確實是意外,後來是不得已。”這般解釋,季青槐倒是信的,她沉默一會兒,兀自揭過話題:“你之後是不是要回宮裡去了?”“不回。”段景珩卻是搖搖頭,他道:“今後段府就是我日後的王府了。”季青槐卻是一怔。“皇子在外設府需成家,你……”印象中,前世段景珩始終未曾在外設府。段景珩隻是笑,目光灼灼盯著她看:“父皇特批我未婚設府,不過要是你願意,我自然也能成家。”“行了,你少拿我打趣。”季青槐隻信了他前半句話。見狀,段景珩眼底暗了幾分,欲言又止半晌,卻在抑製不住的咳嗽中徹底冇再多提這事。他隻笑道:“但我確實需要在宮中休養一段時日,這期間,你莫要太想我。”季青槐本能地忽視他後麵的話,點點頭。隨即她記起之前段景珩時不時消失一段時間的事來。“之前你消失的日子是不是也都是回宮了?”段景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