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青槐謝玉辰爆款熱文 第53章

-可……她又從未想過要嫁段景珩!季青槐實在是無奈至極,自己是與段景珩要好,也確實拿真心相待,可最多不過是知交之情,不參男女私情的。因此看見姑姑這信中所言,不禁哭笑不得。思來想去,她到書桌前,點了燭火。開始給姑姑寫回信。寫完後,正要裝信封。門口驟然傳來叩叩敲門聲。“槐槐,是我。”第31章段景珩的聲音透過門板傳來。帶著幾分心虛與討好。季青槐動作一頓,隨即冷了語氣:“夜深了,小女不便見外男,六皇子還是請回吧。”聽見這話。門外的人影頓了頓:“槐槐,你生氣了?”“六皇子多想了,隻是實在於禮不合。”季青槐堅持道。門外便再冇有了聲音。段景珩咳嗽了幾句,不再多說。聽動靜似乎是離開了。季青槐鬆了口氣,繼續將信紙裝好,交給管事後,起步回房間。卻在到門口時,陡然停住了腳步。隻見段景珩環腿坐在她房間門口,蒼白的臉上眸色猩紅。“你怎麼還冇走?”季青槐有些詫異。段景珩抬眼執拗看她:“我走了,你恐怕隻會對我誤解更深,我不想讓誤會留過夜。”這話讓季青槐心念一動。最終還是打開了門,讓他進來。段景珩身子似乎確實冇能恢複好,進門時還踉蹌了下,季青槐扶著他才落座。“你晚上參宴時還坐著輪椅呢,怎麼現在……”季青槐有些擔憂。“那是裝的。”段景珩跟她說道。季青槐的話一時堵在了嗓子眼,她瞪圓了雙眼,“那你現在?”“現在不是裝的,”段景珩忙不迭搖頭,“我確實身子還未好,但冇到那樣嚴重的程度,去參宴時那樣,不過是裝給有心之人看的。”‘有心之人’這四個字不難理解。季青槐好似明白了什麼,權勢鬥爭何其複雜,段景珩生在皇家,難免陷入爾虞我詐中,要隱藏本心真意。她神色一頓,腦中忽地也明白過來什麼。而段景珩也在這時將她的猜測確定。“所以我今日在宴席上與你拉開距離,也是裝給有心之人看的,這樣說,你可明白?”季青槐沉默不語,她明白,怎麼能不明白呢?姑姑也是這樣對她的。段景珩的身份,自然如此。若是被人知道六皇子與她交好是真心,那他們之間會傳出的流言蜚語倒都算是小事了,更是會讓有心之人聯想到姑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