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嫁權王秀恩愛良心推薦 第267章

-索,不以為意。

得到允許的銀環進屋,心急如焚的稟報:“侯爺,小姐肚子疼的厲害,吵著要見你。

怎麼回事方纔不是還好好的。”

沈長澤丟了棋子快速起身。

“快去請方醫女。”

薑之梨吩咐檀玉。

末了她遲疑了一瞬,決定跟去看看。

但沈長澤走的很快,將她遠遠甩在後麵。

“晏歡怎麼了”一進屋子,沈長澤就急切詢問。

程錦初守在床邊,晏歡躺在床上捂著鼓脹的肚子直叫喚。

“爹爹,我肚子好痛,好痛……”沈長澤聽的眉頭緊蹙,心揪成一團,坐在床前緩聲輕哄:“晏歡乖,方醫女馬上就來了。”

薑之梨站在門口,冇有進去打擾。

銀環偷瞟了一眼顰眉擔憂的薑之梨,愧疚的低下了頭。

冇一會兒檀玉帶著方醫女來了,薑之梨製止了她們見禮,讓方醫女趕緊進去給晏歡診治。

方醫女先摸了摸晏歡的肚子,又探了探脈。

“何故”沈長澤一直注視著方醫女,見她收回診脈的手立即追問。

方醫女回道:“小姐是吃多了,積食不化引起腹痛。

怎麼會積食,晚膳時我瞧她吃的並不多。”

聞訊趕來的沈母覺得奇怪。

薑之梨也頗為納罕。

所有人都看向程錦初。

她是晏歡的娘,冇有人比她更清楚。

眾目睽睽之下,程錦初抿唇道:“我問過了,晏歡說她回來吃了半包酥糖。”

酥糖聽到這兩個字,薑之梨敏銳的感覺到一絲不妙。

-